又見大堀溪

本網站將改為知性網站,敬請批評指教!

童年往事

桃園觀音鄉大堀村莊家古厝

童年的大堀溪又呈現在眼前,少年時在美國飛機丟下炸彈的彈坑下匯集成一個小水塘,在大哥哥們帶領下,我們就再那裡脫下褲子全身裸體玩水,把褲子晾在旁邊不可以弄溼,回家媽媽一摸溼的就要吃竹筍炒肉絲,怪不得我游泳技術那麼爛,原來在炸彈坑學的,直徑十公尺,一遊就到岸邊,有時也會吃水,嗆一下喝一口,上游不時還有死豬、死鴨飄過來,想想還真噁心,那時水沒污染較乾淨,不乾不淨吃了沒病,讓動物屍體漂過去,我們又下去玩得不亦樂乎!

http://www.flickr.com/photos/acot/sets/72157632531339491/</p>

</a> </blockquote>

 

「大堀溪源自桃園幼獅工業區埔心牧場的東高山上,水流向西,蜿蜒流經桃園台地,是桃園崥、塘的主要水源,經觀音鄉富原村、上大村、在上大國小和桃園大圳會合,並在大堀村南邊與主要溪流富源溪相會向西北迴流,又經水尾、廣星、富源諸村,再經觀音西南邊界流入台灣海峽,主長14.5公里,流域面積48.35平方公里,上游為台地,下游為沿海平原。」看了網路大堀溪地理誌,原來我童年都生活在本流域也,老姊摸蛤子摸遍大堀溪每個小支流,還拿去賣賺零用錢買枝呀冰,看得我流口水,老哥更誇張的是跑到新坡小學旁墳墓邊的小溪涵洞中,挖出現今五十元銅幣大小的蛤子,吃的全家過癮喊讚。真是生態豐富,各種小魚流連在小溪裡,我們小朋友暑假沒事到處在抓魚摸蛤子,在沒污染的50年代,池塘又多養好多大魚,那些退伍軍人租了池塘在養魚,每每豐收時二三十人拖著網,將魚群集中,那大頭鰱魚,比我小時候頭還大顆,滿地金黃稻田垂掛,等待農人的收割,記得小學畢業時搬到大阿姑家,跟惠榮叔開著拼裝車,縱橫大堀溪畔,到處幫人載收割的稻穀,我就坐在麻袋包上當「苦奴」(苦力幫忙助手的意思),頭還碰斷一隻大樹枝,惠榮叔回程看了一下樹枝還說頭好硬,三條線氣死了頭腫了好大一包,到現在還有一條疤痕呢!

 

又見大堀溪已是四十年後,前些天妹妹兒子到美國,桃園送機, 約我去觀音鄉新坡大堀村阿姑家,從機場走濱海線繞道觀音,再走觀音到中壢,走了四十多公里一個多小時,妹妹說不是很近嗎?十公里怎麼走那麼久,我笑說我們是舊地從遊,回歸童年往事,將錯就錯,看到大園海邊的綠能巨型風車,心想還真是環保,網路大堀溪網站說那是瘋車,破壞海岸線的美麗,千萬不能讓他來到觀音鄉,尤其是新屋鄉永安漁港美麗的海邊,是哦!要如何與人類的能源取得平衡,大家還要傷腦筋一下。到了草漯海邊,我想起小學一次草漯海邊遠足,好興奮背著媽媽的便當,全校走路,看起來不到十公里的路走的我腳都快斷掉,回到家是用爬得,當然也撿了很多貝殼回家,現在變工業區了,我的美麗海岸不見了,又看到小時候的觀音白色燈塔,巍峨盎然的站立在海岸邊,這可是日據時代的

台灣燈塔古蹟。繞一繞繞道不知道路,老妹下車來不恥下問,他不知道老哥我開車從來就不問人的  ;  )  ,終於找到往新坡的路,原來機場道新坡只有七公里,我們走了四十公里,哈哈好一個懷舊之旅。

 

進鄉情怯,往事歷歷浮在眼前,首先水尾村的水尾橋,我記得橋很大怎麼變這麼小,當時新坡往坡水尾橋是一個轉彎,出了一個車禍爸爸去救援,回來全全身都是傷者的血,我還幫爸爸到橋底下洗摩托車,我們釣魚抓蝦抓毛蟹都在此橋下,大人又說他是水鬼橋會抓小朋友當替死鬼,每到七月半我們都相約不要去那裡以免被水鬼抓去當替身。再來是我讀過的新坡國中,咦!怎麼改為觀音中學這不是我老哥時代的觀音中學嗎!又改為完全中學了,再來是寶蓮寺,像回到古時候名 名山古剎,松竹悠林,石椅石桌,牆上開圓形的洞門,有中國古庭園風貌,小橋流水,像極紅樓夢中的大觀園(小時記憶),記得小時候這是一個幽靜的尼姑庵,每早有修道人掃地,我們小朋友到這裡都自然安靜,佛門淨地,定靜安律得,每次看電視連續劇女主角要出家做尼姑都為他惋惜緊張,當剪刀要剪下烏黑秀麗長的頭髮時,說時遲、那時快,男主角趕來阻止,一場美好姻緣繼續,心中鬆一口氣,要是來不及了就為女主角痛哭一場,媽媽就說女主角看破紅塵,那也不錯不再染世上塵埃,就像天主教的修女一樣都歸主耶穌的懷抱,向印度德樂莎修女為窮人服務,太偉大了。來到新坡街上這裡有我好多同學的家,賣農藥的黃兆谷家,冰店黃家,醫生林家,衛生所江醫生家,來到天主堂這是小時候每禮拜天媽媽都要上教堂望彌撒,由于神父主持,李先生當傳道人,每逢復活節前夕,就要與母親去拜耶穌的受難苦路, 一面拜一面念聖母經、天主經祈求神愛世人,上帝將他的獨生子耶穌降臨世上,犧牲被釘在十字架上,受難第三日復活,就贖天下罪人都上天堂,我至今還是天主教徒,聖誕節到台北聖家堂望彌撒,感受小時候與母親上教堂的氣份,領聖體讓主與天堂的母親進到心中懷抱,感受主耶穌天主的眷顧。

 

看到阿贊柏的三角店,賣切仔麵老姊可是他的老主顧,每天新坡國中籃球校隊打籃球餓了,就到小店吃一碗,讓人垂涎三丈,羨煞也。到了派出所這是小時生長的地方,這是人生記憶以來最多的童年,警察宿舍像各小型眷村,住著七八戶人家,像個小型的中國,各省的叔叔伯伯講家鄉話南腔北調,本省的閩南與客家話都有,記憶最早的是張家主管,還有一位包小腳老奶奶,最喜歡妹妹了,還有隔鄰的王家有五位男孩一位女孩,林家的叔叔也不遑多讓三男三女,林媽媽還很會養豬,我們家養豬就是跟他學的,林家的大哥至今還是我哥哥的上司與好朋友,他還有一個弟弟跟我同年小名阿水,這個小眷村熱鬧了婚喪喜慶全都有,幾家歡樂幾家愁,隔鄰小孩功課好拿獎狀,小孩被揍,還有情變大老婆與小三打架,這小孩是不能看得,婆婆媽媽們一面打花做手工藝一面東家長西家短,還有人告狀老爹在外很花心,媽媽不以為意,苦再心裡,小時真替老媽為難,還有隔壁的阿姨一馬配雙鞍,我怎麼這麼無聊,記得這些流言蜚語,最快樂是在夏日的午後小朋友在廣場玩,跳繩像皮筋,隔壁家的謝伯伯買了溜冰鞋我們也跟著玩,後來老爸也買一雙給我們。童年可以說是在新坡成長,從新坡國小一年級到六年級,還讀過半年新坡國中,新坡國小的一草一木我都記得,校門口的一條小小溪,石頭砌的牆,還有校長鄭來進先生最喜歡的 中國庭園式假山小橋流水,最熱鬧的是我們的校慶,一定會搭一個童軍精神錦標台,飄著小彩旗飛揚,我們五年級時也搭過,然後中廊寫著捐款人的名字,同學們都在找他老爸捐多少,我看了一下老爸粉筆名字,沒排在最前面,我就裝不知道。我知道我的二年級老師張秋妹、三年級羅煥星、四年級溫淑嬌、五年級詹老師、六年級王金助,老師們都退休了,不知身體可好尚健在否?物換星移一晃眼47年已過,好懷念呀!

 

我老妹說我們要將現實的景象縮小,小時看起來很大的,現在是小三倍,對哦以前小學的圍牆,我看起來向一個城堡的圍牆,現今怎妹比我還矮呀!因我185公分高,派出所後面的池塘小時看起來向海一樣大怎麼變成一個小水碑,當然跟快速道路通過腰斬一半也有關係,找到了往大堀村的道路再到阿姑家,原來離新坡街上也沒多遠,結果還是沒找到阿姑家的小路,老妹又下車問路,我在旁傻笑,拍色我是不問人的!原來在下面在走一點的紅綠燈那裡,那棵大榕樹已被砍掉了變成一個三樓透天厝,怪不得我找不到,牽拖理由一堆,看到小路我就認識了,直走轉個彎看到莊家古厝,好像也縮小了,一個舊式閩南住宅,有一個曬穀場,大廳前有石板鋪的庭院,屋旁還有交趾燒,看得出這房子在日據時代蓋好也是當地一件大事,據秀雄兄說他阿祖當時可是富甲大堀村一方呢,良田千頃,還有妻妾,像電影裡的大宅門,除了正廳外兩旁東西廂房也也三層之多,記得小時逛這個大宅院像迷宮一般,一時還搞不清方向,見到我們的阿姑,像親人一般一點都不認生,想起阿姑與惠榮叔對我家的恩德雪中送碳,至今仍難以忘懷,惠榮叔的勤奮,阿姑的耐勞至今猶感佩萬分,阿姑可以ㄧ人挑著剛割完得濕稻穀,共一百斤左右從稻田挑回曬穀場,我想逞能拿起扁擔往肩一靠起,扁擔兩端動都動不了,阿姑的傳統閩南菜與客家小炒、蘿蔔糕、紅龜粿、酸菜肉絲、梅乾扣肉、在新坡可是出了名,還有燜油大閹雞,老妹常到阿姑家嘴巴甜阿公、阿嬤的叫,一大盤白斬雞,阿嬤就給她吃吃雞腿,一隻雞才兩條腿她一個小女孩就吃一隻!怨老爸怎麼沒給我認個乾親戚。我們知惠榮淑剛走沒百日,向他靈前上香,阿姑說我們兩來看他了,想起惠榮叔對我們家的照顧,我們來晚了,但我們會跟阿姑一家在一起,望姑丈在天享福壽,在地的人享平安。

 

我好想到那童年的大堀溪泡腳踩石頭,阿姑莊厝祖先他們引一條小溪到屋前,媽媽與眾姑艘們在那裡洗衣服拿洗衣鎚拍打衣服像天然自來水,水清澈見底,游魚與洗衣相互成映,一拍魚群就嚇一跳,秀雄兄的筊白筍田已不復見,變成秀雄兄的別墅,我說旁邊有一棟現代別墅,原來是秀雄兄的,秀雄兄與我們差不多年紀常玩在一塊,他的體操動作是我想效法的,無奈力不從心,尤其是能做出體操雙環十字架的功力,那可是高難度動作。旁邊一棟透天厝是他大哥的,在路口的是文龍家的,文龍大我一歲更是我童年的玩伴,抓蟬、釣青蛙、游泳抓螃蟹,到田裡幫忙斬草、踩草做有機肥,他們家還有一隻大水牛,可惜只有他能騎,我騎牛就跑掉,還深怕被他一角鬥過來就掛彩了。文龍不在拜訪莊叔叔,他與老爸同年屬龍,看到他就想起老爸,他真的跟老爸有點像也!也謝謝他和嬸嬸全家的照顧。

 

午餐是阿姑的拿手好菜,松板扣肉,姑姑有一肉攤在新坡街上,所以有桃園黑豬最上等的松板豬肉,一隻豬只有兩片松板,「松板肉。松板肉位于猪颈两边,因其稀少而珍贵,所以有“黄金六两”之称,此部位肉脂如雪花般均匀分布,肉质鲜嫩,入喉爽口滑顺,口劲适中。」 還有酸菜鮮筍肚片湯、土雞、自己種的青菜…想起小時候媽媽的菜,媽媽還養雞和秀雄媽媽到中壢賣,賣的成績很好全賣光了,當然那可是在田裡跑的、吃稻穀長大的正牌土雞,秀雄兄當陪客,跟我們聊到他們莊家的起源與經過從太祖開始日本時代發跡,再聊到新坡街上的各家人物,秀雄像個三叔公講古 ,像個 耆老 般,舊辭典所有人他都認識與略知後來發展,親朋好友、門生故舊、街尾巷談、臧否人物,老妹一直發問題,他都知道,都能回答一些我還真佩服秀雄兄!還真羨慕他退休在這個美麗的大堀溪畔的大堀村,表示本溪的主流就在此地也。還談環保問題,還好那些污染工業都跑去大陸,這樣也不對應該哪兒都不能去,桃園縣已經被工業摧殘的很嚴重了,早年的RCA工業廢液,灌注在深井裡污染地下水,草漯的鎘米污染,中壢老街溪的加蓋,再在破壞桃園這塊美麗山水,桃園可是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也,我的故鄉,還有龍潭鄉石門水庫是我高中、長大成人與工作的地方,中山科研院工作十年,遊遍所有石門水庫流域,都有我的蹤跡,石門大圳也有流到大堀溪當它缺水或農忙時。今日與妹舊地重遊與阿姑和莊家眾親好友再續前緣,這是一生的友情與親情。年過半百再回到了兒時故舊與成長地,有數不清的美好回憶與特別感受。受妹屬托,了此一篇與好友分享,謝謝此溪孕育我、成長我,願我一生再回到大堀溪懷抱,能否再一次回到從前,從溫兒時悲傷與歡笑,快要到有老黑爵感了!

2013-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