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響應十二年國教

12年國民基本教育開步走

這是我國教育發展的最重要里程碑!全國的學生家長要共襄盛舉,這是一個可喜可賀的年代,終於要來臨,我們如履薄冰,戰戰兢兢,我們擔憂我們煩惱,但十二年國教已來到,事關國家民族幼苗的成長與茁壯。全民終身教育與創意時代來臨,教育不再是填鴨的,考試的,我們在乎的是快樂學習與創意發展。

全部的學生陷在考試的科舉遺毒(套句部長的話)何止國中不快樂,連我那小五的兒子每天都陷在寫作業當中,考商人出版的每日評量,連我都被考倒何況是小孩,學生學習不快樂,不論在安親班或是在家中,我真的像報紙說得那樣,我最常問我兒子一句話是,你功課做好的沒?考試考的怎麼樣?而事實上被這個考試、作業困擾的全家雞犬不寧,要想考個像樣的成績,得犧牲很多才藝練習,體能練習,就為了要有好成績,而學校考試出的題目刁專難懂,故佈玄虛,一副就是要考倒你不可的態勢(因為以這樣的心態為主,連帶教學也是會這樣,不求基本要意與反覆學習,專研牛角尖)考是領導全國教學,這實在是要不得的心態,一綱一本,一綱多本都是一個樣子。

親愛的老師們就不能自己設計課程綱要,針對不同的學生設計出不同的學習嗎?老師的專業是教學,竟然放棄自己的專業,創意、理想、卻讓商人(或是一群偉大的編輯)掌握,這實在是說不過去的事,因理論跟實際現場實際教學試大大不同,我提出一個假設,如果有一個出版社,能夠針對不同智力與學習能力學生,編出分出程度的教科書,而且還要快樂學習,我這個建議對書商來說會虧本死了,還有參考書。所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虧本),因而教科書設計應全民(全國老師)運動,全國老師的責任與負擔,集思廣益將教案掌握在自己的手上,設計一個針對不同學生不同的程度教案,當每個科目每個老師每年都編出個人的教案,並上網公開給大家欣賞評鑒利用,再傳心得,集思廣意,那就部需要教科書,因為老師就是教科書,這是現在世界的潮流,很令人躍躍欲試不是嗎?老師可有想過教案設計,自編教科書本設計是老師的權力,或許也是義務不是嗎?

報上有一位老師嘆息學生大學英文考十分的也能進大學,一副跟自己無關緊要的樣子,要之學生考試考不好是老師的錯,學生上課打哈欠睡覺是老師的不對,原因在哪裡呢!不吸引人、不會講笑話,不像補習班那樣,(有時突發奇想,既然建中、北一女都去補習,那要老師做甚麼?)乾脆讓補習班擁有授與學分,又可幫老師上課,學生在校不必重複學習,可以做其他事,老師真正的為學生打造學習量表,這也不錯呀,要不然那些有錢補習的同學都會了,在課堂上就是打打鬧鬧,因為他都會了,造成沒錢補習的同學受害,這是我高中親自的經驗,現今回想高中念那麼差,實在是無心之過,老師也是受害者不是嗎?但事實上也不是老師的不對,真正的錯是政府的錯,就是教育部長的錯,整個教育政策都是為考試,整倒學生,記得當年大專聯考,數學是零分,高標準是二十分,低標是十分,是什麼樣的學習學了十二年數學或是英文,竟然有百分之三十的人吃鴨蛋,這是老師的恥辱,怎麼是學生的罪呢!學生是無辜的,花錢花時間竟然到學校來混,是甚麼樣的學習環境變得如此無聊!或是如此險惡。我們應該是快樂學習才對,試想每次考試都考很爛,老師教的又聽不懂,讀了十幾年的英文、數學考零鴉蛋,就算我在美國當碼頭工人十年,英文也很會講,英文不是說話嗎?說話有那麼難嗎?英文是工具,不是考試,怎麼會變成考試,把學生味口都弄壞了。

今天教育部長不願意做各太平部長,不願意讓學生淪入科舉遺毒,提出12年國民基本教育

開步走!我們只有全力支持他!排除一切萬難。我就很懷疑我們又不是聰明的國家,又不是七大工業國,更不是教育良好的國家(例如芬蘭教育經驗)我們憑甚麼要將我們的數學及其他學科勝過美國的教育等級(我們小五的數學是美國國中的程度),小學國中不是在快樂成長快樂學習階段嗎?弄的全民家庭、學校揠苗助長,雞飛狗跳。我就不相信會出諾貝爾獎得主,就連李遠哲也說在台灣他不會得到諾貝爾獎,既然如此,不知我們的學生為何如此痛苦!個人在小學教社團西洋棋活動,每遇到考試週就停止社團活動,考試有那麼重要嗎?我的西洋棋也有比賽也,本週就不信邪帶兒子到新竹交通大學,參加台灣本土設計得到義大利杜林奧林匹克電腦棋賽金牌的六子棋棋藝比賽,由交大教授吳毅成博士發明的六子棋大賽,管他下星期二要考試不考試,這六子棋一年一次的盛會怎可不參加,兒子考試考不好我就會被老婆罵了,沒辦法我就不要兒子為考試放棄一切,夠理想吧!

所以呀!部長加油!民可使由知!不可始知之!科舉遺毒的愚民婀!我們要信任部長的哲學家思想,事情真理是可以討論的,要知千錯萬錯是教育政策者錯,我們以全國學生的最佳利益為最佳考量,政策對就全力去做,救救我們的學生,學習到這麼不快樂,不知我們老師大人在做甚麼?假如有意見的,請提出證據來!我實在不相信歐美教育改革國家會笨到跟我們一樣,這樣虐待小孩!我的朋友將他在加拿大讀國中的小孩帶回來,在加拿大每天二點放學沒功課在打籃球在玩,每天跑步二公里,每週跑一次十公里,這簡直是天堂學校,我問為甚麼要回來,朋友說我才不要讓他這麼快樂呢!這甚麼話!人家在加拿大快樂學習跳出台灣國中升學基測的魔饜,竟然不讓人快樂,他說這樣在加拿大會變笨,要回來補習考試參加升學主義才安心,我聽了差點跌破眼鏡,我是沒那個能耐到加拿大,我要是有錢,全家都飛過去加拿大,那裡是天堂,絕對是!這是不是很荒謬的事情!就發生在我們生活周遭。

就連我們要解放學生的束腹,家長學生也在擔心呢!會不會是又一個教育改革失敗,弄的讀不玩的教科書。家長、學生、老師要加油,教育是老師的專業,一生的職志,弄到學生這樣,一生都沒有自己的專業教材因材施教,靠出版商寫教案評量設計教具,自己只是被人牽著鼻子走(胡適博士的話)實在非英雄好漢,學生考試考不好還笑學生,老師出作業出太多被下藥,還好老師沒出事,學生真的壓力很大,連苗栗山林故鄉都這樣,可見這是全國性問題。

基隆有個小學自己編教材,家長卻懷疑學校老師編的教材考試會不會考呀!這實在是…學生是才、智、愚、庸、劣集合在一班,老師壓力很大,但還是可以因材施教,要不然孔老夫子也不會當聖人,只是我們全都沒有像孔老夫子這樣做,他的銅像站在校園,實在令我們汗顏!學生真的沒有錯,是老師的錯,老師也沒有錯,是政府的錯,政府也沒有錯,是教育決策者整個錯,今天來個哲學教育部長,有眼光、挑戰不可能的任務,(真的很艱鉅)要有不一樣的做法,全民集思廣益我們到底要我們的學生如何面對二十一世紀的挑戰,現有的考試文化我們非得要這樣嗎?就沒有改革的地方嗎?或是我們甚麼都不必做,因循苟且般,我四十年前讀小學的樣子,現在還是一樣嗎!寫作業考試,都沒甚麼改變!

我看到美國職棒紅襪隊的松阪大輔年薪上億美金也,行行出狀元,讓我們的學生快樂罷,要拼就拼大學聯考,像美國大學只承認高中三年的成績,小學、國中升高中生就讓他們快樂好不好,這是一位爸爸的請求,祝部長成功,祝學生學習成功。我們全力支持這個偉大計畫!無論高山、偏遠學校人人都能快樂學習,美麗島要真正美麗島!不要壓迫、欺騙小孩,這實在是不道德!祝福我們大家平安!

王兆億